幼教万花筒 当前位置:江教传媒 > 开心幼儿 > 幼教万花筒 > 游戏:为幼儿创建经验的联结
 
 

游戏:为幼儿创建经验的联结

[ ] 作者:邱学青 来源: 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分享到:

 

珍视游戏的独特价值,以游戏为基本活动,将游戏作为对幼儿进行全面发展教育的重要形式,这些理念已经得到幼教工作者的广泛认同。然而,在实践中,如何看待儿童游戏的价值,往往决定了能否为儿童游戏提供最适宜的支持。近期,学前周刊邀请专家学者谈谈对儿童游戏的认识,以期启迪众思。

 

    ——编者

 

人的大脑大约有千亿个神经元或神经细胞,这些细胞之间可能的相互连接远比宇宙中的原子多,大脑每时每刻都具备处理和瞬间记住生活经验事件的能力。最佳地使用脑意味着利用脑的无限能力来创设联结——并且懂得什么条件能使整个过程达到最优化。

 

儿童与环境中的人互动,使其大脑得以生物性生长,同时经历了创设新的联结的过程。这些新的联结成为其他新教育的一部分。游戏就是给予儿童大量的机会,让他们在真实情境之下做出选择,并在这些选择和决策中学习,建立联结。

 

在满足个体兴趣与符合社会要求之间建立联结

 

幼儿园课程改革的目的就在于去除“小学化”传统分科教育的弊端,改变简单地提供或迫使学习者记忆零散的知识的做法。课程一方面需要满足儿童的兴趣,另一方面也要促进儿童发展,把儿童需要的经验和必须的经验、自然的经验和人为的经验加以联结,建立新旧经验之间的联结。

 

张雪门主张儿童需要的经验,符合儿童兴趣,能激发儿童自主学习的愿望和再现经验的动机,可以在儿童的环境里搜集,在儿童自己的家庭和社会、自然中去寻找。正如杜威所言,当儿童有机会从事各种调动他们自然冲动的身体活动时,上学便是一件乐事,儿童管理不再是负担,学习也变容易了。然而,在儿童成长过程中,有些经验并不一定能自然迎合儿童的兴趣,但对儿童成长和发展极为重要。例如:身体方面的腿力锻炼、感觉练习,知识方面的几何形状、文字和数的观念,人事方面的衣食住娱乐休息等,也是儿童所必须的经验。

 

课程游戏化就是平衡满足儿童个体需要的和社会要求儿童必须的经验,以儿童喜欢的游戏或游戏化状态的活动,促使二者之间建立联结。以自主性活动形式实现游戏与课程的整合,游戏是有计划的“教学”活动。课程游戏化,是以儿童心理需要和年龄特征、学习方式等作为内隐的大纲,来实施课程、组织活动,以促进儿童走向“最近发展区”。

 

游戏化的活动,为幼儿提取与再现经验提供了机会。儿童所拥有的自然经验,来自其日常生活,是幼儿生活中随衣食住行的自然变化而积累的经验,但它们零碎散乱、无目的、欠规律,需要进行系统组织和加工,以使儿童将新获得的经验融入已有经验中,促进儿童经验的不断生长。人为经验是按一定的步骤有目的、有计划组织的。例如,在课程游戏化的实施过程中,把画画、看图、剪纸、着色、穿珠、锤击、浇花、泥塑、玩沙等带有一定任务的动作,都看作是有教育价值的游戏,通过丰富多彩的游戏活动,将儿童单一、零散的经验编排进已有的经验系统之中。

 

在趣味性过程体验与严肃性结果之间建立联结

 

杜威主张在工作和游戏之间应该有一个平衡,游戏不应该变成“傻淘傻闹”,工作也不应该变成苦役。工作在成人那里因为成果的价值而带有严肃性,但工作对于儿童来说,正如陈鹤琴先生所倡导的“游戏就是工作,工作就是游戏”。因此,课程游戏化就是使课程转变为游戏的性质或状态,赋予课程游戏的精神,让儿童以“做”为中心,在“做中学,做中教,做中求进步”“玩中学”,注重活动过程的趣味性,注重儿童在活动过程中的体验,让儿童自己动手操作、感知,以儿童喜爱的内容,以趣味性过程体验模糊游戏与教学的界限。

 

游戏是重过程轻结果的活动,但并不是只要过程不要结果。有些幼儿园教师在游戏中一味追求过程中儿童自发兴趣、需要的满足,儿童在原有经验水平上重复体验但并无经验生长的机会。一味追求活动的兴奋与趣味,可能会导致“伪兴趣”“过度兴奋”等现象,最后导致兴趣的流逝。因此,在唤起高度兴奋的同时,要有低度的压力,对于儿童来说,即适当的目标或任务意识。压力过大,会使儿童产生某些焦虑和害怕而出现无助感。当儿童感到无助时,就会变得越发不能进行有效的思维并做出正确的决策。当高度兴奋与低度压力发生联结时,就会形成一种伴有低度警觉的最佳学习状态:放松性警觉,适度的挑战将有助于儿童感到自信、有能力且兴趣盎然。由此可见,教师对儿童的游戏性经验的梳理、提升至关重要。

 

在游戏态度与工作态度之间建立联结

 

从儿童早期开始,就没有全部游戏活动时期和全部工作时期的区别,游戏和工作只是侧重点不同。游戏满足于不断前进的活动兴趣,而工作更侧重于追随活动的外部结果。在游戏活动中,儿童的兴趣在于活动本身,而工作的兴趣则在于活动终止时的结果。游戏过程是自由的,而工作却受所要达成结果的制约。如果能预见具有一定特性的活动结果,并做出持续努力达到结果时,游戏就变成了工作。

 

当看到儿童在象征性的情境中表现出假想的语言、行为和动作时,我们判定儿童正在游戏。而儿童是依据什么表现其行为呢?儿童依据自己对某种事物的理解和态度,即游戏的态度。游戏的态度是一种自由的态度,它比外部表现的游戏本身更为重要。只有真正拥有游戏的态度,人们才能摆脱事物物质特性的束缚,无须关心某种事物是否真正“意味着”所比拟的东西。当某种事物变成了符号,游戏就从仅仅是身体上精力充沛的活动转变为含有心智因素的活动。

 

儿童游戏时态度专注、投入且聚精会神,但当事物不再能提供适当的刺激时,这种态度就难以维持。如何让儿童自由的游戏态度得以持续,而不是沉迷于恣意的幻想,在想象的同时能认识真实的世界,就需要在工作中渗透游戏的自由态度,游戏中渗透心智的态度,创建游戏态度与工作态度的联结,使游戏态度转换为工作态度,实现以儿童自己的冲动为起点,以达到最高发展水平的目的。

 

课程游戏化的目的并不是以“游戏”的名义给活动增加过多的象征性、幻想化、感情性和任意性,而是从儿童的经验和能力出发,引起系列的过程性活动,充分调动儿童学习探索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发挥其主观能动性。让儿童接触各种各样的材料、活动类型、活动形式,进行更多同类的活动以统整其经验。整体的信息、复杂的事情,能刺激脑的高度发展,以增强脑的学习能力。把自由的游戏和认真的思考结合起来,给儿童提供扩展和更精确地认识现存事物的机会,让他们尝试选择和支配各种方法,通过多种形式的活动充分感知体验。(作者:邱学青,作者单位:南京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


责编:刘明玉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站点地图 | 招贤纳士 | 投稿平台 | 在线订阅
江西教育传媒集团 Copyright @ 2013-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赣ICP备12008240号-3